陕西采石场尾矿凌晨溃坝 泥石流冲毁民房(图)

yobet体育|首页

华商报商洛讯(记者 田德政 实习记者白鹏飞)昨日凌晨零时40分左右,位于商洛市商州区麻池河镇九千岔村的华迪有限责任公司采石场尾矿堆积坝发生溃坝,已造成3人死亡。目前,救援和相关善后工作正在进行之中。

还原

“泥浆忽地冲开房门,涌到了床前”

昨日上午,华商报记者前往九千岔村,一路看到深灰色的河水翻滚,九千岔村2组及3组的村道上,堆满了矿渣与泥水的混合物,整个通村公路全部被淤泥覆盖,厚度足足有10厘米以上,只能使用挖掘机进行清理。惊魂未定的村民都在路边张望。

九千岔村3组的村医李高志,是较早发现溃坝灾情并报警的人。他说:“凌晨零时40分左右,我关了电视准备睡觉,泥浆忽地一下冲开房门,涌到了床前。”3组村民王秋燕家距离后山腰上的华迪有限责任公司采石场尾矿堆积坝有200多米远,她说:“当时我正在剥包谷,就听到门外哗啦哗啦的声音大得很,持续了有半个小时。”

3组村民全玉汉的父母在溃坝事故中不幸遇难。他说,自己在西安打工,凌晨时接到村里打来的电话,说是发生了泥石流,父母被埋在废墟中了。他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早上6点左右赶了回来,“两位老人当时被从冲倒的房子里抬出来,我摸着身上还是热的。”据悉,他的父亲叫全立娃,今年70岁,母亲叫李春玲,今年68岁。两位老人居住的房子已经被泥石流冲毁,房梁、家具混杂在一起,被泥水掩盖着;门前原有三棵核桃树,有两棵已经被冲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一棵。

救援

倒下的树等成“路障”泥也淹到了膝盖

按照村医李高志的说法,这次事故导致村里20多户100多人受灾。华商报记者了解到,溃坝事故发生后,一名叫赵立娃的60多岁老人失踪。

华商报记者现场采访时,商洛市公安消防支队商州中队的消防官兵,正在搜寻失踪的赵立娃。商州中队中队长武海说,他们凌晨2时54分接到报警,3时许赶到了事发现场。由于当时路上倒的树、电线杆等路障非常多,9名消防官兵一边清理路障一边前行,“当时泥都淹到了膝盖。我们先是在废墟下救出了两人,然后用树枝制作了简易担架,将他们抬到了下游一公里处的救护车旁,然后开始寻找失踪者。”

但是由于泥水太深,消防官兵并排搜索了几轮都没有找到失踪者。昨晚7时,不幸的消息传来,失踪的赵立娃被发现,但其已没有了生命特征。

揭露

村民称采石场违规经营 曾因跨界开采被处罚

采访中,有多位村民向华商报记者表示:“这看起来是天灾,实际上完全是人祸。”他们表示,位于该村的华迪有限责任公司的采石场,把大量的矿渣堆积在距离村子只有几百米远的半山腰上,日久天长形成了一个堰塞湖,矿上就在该处用石头砌了一个简易的拦水坝,因为存在安全隐患,村民多次向国土、安监等部门举报,但未得到足够的重视。

有知情人透露,早在2004年就有人在这里开山取石,2009年采石场转手给了华迪有限责任公司一名姓封的负责人,一直经营到现在,生产的石料主要用于公路建设。以前该采石场就发生过尾矿溃坝事故,但是没有这次这么严重。此外,该采石场获批的年开采量只有几万立方米,但是目前的开采量已经达到上百万立方米,远远超过规定的开采量,而且该公司曾因跨界开采被国土、林业等部门多次处罚。

村民王秋燕也证实,矿坝去年也发生过溃坝事故,但没有造成伤亡。

昨日,华商报记者试图联系该公司姓封的负责人,但是其电话已经关机。而针对村民反映该公司采石场手续不全、跨界开采等问题造成的安全隐患,商洛市商州区国土资源局一李姓负责人称该公司有手续,而自己要忙着救灾,顾不上回答记者的提问。

隐患

泥石流只下来少部分 还存在很大安全隐患

昨日12时10分、13时许,尾矿堆积坝又多次发生溃坝,伴随着巨大的轰隆声,在距离记者不足十米的溃坝点,泥石流瞬间将河道全部塞满,当地政府组织村民撤离到安全地带。一位正在救灾的挖掘机师傅说,泥石流只下来了五分之一,上面还存在着很大的隐患,采石场尾矿的渣土非常多,要是全下来九千岔村的这一道川全都要被填平。

据初步统计,此次事故导致商洛供电公司35千伏杨斜变165土门10千伏全线路跳闸断电,41个综合变台区、33个专变用户共5800余人断电。路面淤泥基本清理后,电力部门已经对供电线路进行抢修。方便面、饮用水等物资也于昨日中午12时左右送到受灾地区。

此次事故造成的损失正在进一步统计中。麻池河镇纪委书记周超说,区政府已经成立了应急工作小组,对受灾群众救灾救济做出了相应安排,救灾工作正在紧张有序进行当中。

商洛市公安局商州分局一名民警告诉华商报记者,警方目前正在寻找采石场封姓负责人。

(原标题:采石场尾矿凌晨溃坝 泥石流冲毁民房(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